微信扫一扫
关注 《苗商》公众号

上海:浦东两棵80岁榉树“免费送”

2014-3-22 http://www.huamu.cn 来源: 作者:
浦东祝桥镇共和村里的两棵大树,经历了八十年的风雨,见证了陈先生一家三代人的成长和整个村子的变迁。就在陈先生以为自己和这两棵老树一样,将会长久地在祖辈长大的地方继续生活下去时,动拆迁不期而至。
全球花木网3月22日消息:

浦东祝桥镇共和村里的两棵大树,经历了八十年的风雨,见证了陈先生一家三代人的成长和整个村子的变迁。就在陈先生以为自己和这两棵老树一样,将会长久地在祖辈长大的地方继续生活下去时,动拆迁不期而至。

老宅拆了,老树去哪儿?“我跟这棵树已经生活了40年,这棵树见证了我们家三代人的成长,我们不忍心把它们砍掉。”昨日,他告诉记者:“我并不想要钱。如果有公园同意接收,能够专业地照顾,我免费送。”

大树已有八九米高

近日,浦东新区祝桥镇共和村六队的部分民宅拆迁工程已经动工,已经从老宅搬走的陈先生一直关心着一件事:自家门前的两棵80岁的老树该去哪儿?

昨日下午,从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后,记者来到了已经拆除大半的祝桥镇共和村六队。下雨天,空气很是新鲜,泥泞的路上没有几个村民,几辆运土车在一片空旷的空地上来回作业,村民原先住的小洋楼已成为残垣断壁,瓦砾堆放在路边。这其中,就有陈先生的祖屋。“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,上百年了。”在祖屋废墟的对面,两棵目测有八九米高的大树并排而立。记者粗略测量了下,老树直径约为40厘米,枝干粗壮。“这两棵树是我爷爷小时候亲手种下的。”在共和村长大的陈先生今年快40了,说到这些树有些伤感:“听我母亲说,这是我爷爷10岁的时候亲手在自家田头种下的。”陈先生经常听母亲提起这两棵老树,“当时一共种了3棵,两棵存活了下来”。

三代人记忆离不开老树

“这两棵树陪伴了我们整整三代人,从我出生起,它就站在那儿,真舍不得离开它们啊!”陈先生说,记忆中的童年,总和“玩伴”老树分不开:小时候,村里的男生们总在老树下打弹珠,女生们则喜欢在附近的荷塘边嬉戏。盛夏的晚上,老人三五成群,黄口小儿自成一片,在老树的树荫下乘凉、打牌、玩耍。

村里人都很爱护老树,农闲时,大伙种完地后,还隔三差五浇点水,到了春天给它们打药除虫。“小时候,老树只有我的腿这么粗,现在越长越壮,一个小孩子都抱不住了。”

多年前,陈先生的爷爷过世了。在陈先生心中,老树不仅是儿时的“玩伴”,而且还算得上是他的家人、长辈,它看着自己长大。“看到它,就好像爷爷还在我身边。”

拆迁后还想和老树亲近

儿时记忆尽管美好,还是无法阻挡现代化的进程。由于镇里统一规划,陈先生的老宅拆迁了。陈先生担心动迁后,老树没人照顾怎么办?更让他担忧的是,老树所在的地点正是规划中新小区的主干道,老树是不是必须“让路”,而面临被砍伐的命运?为此,他多方奔走,希望能给老树讨个“名分”。“我先是找到了镇里绿化部门,希望他们能来看看这两棵树,究竟有没有保护价值。”陈先生说,当时绿化部门确实有人上门来勘查过,并告诉他两棵老树的学名应该是“榉树”,但是后来就没了下文。直到老宅围墙被推倒的那一刻,他还是没能等到相关部门的回音。“当时我工作比较忙,也没一直盯着。后来,我再联系当时的那个工作人员,对方说已经换了部门,不管这档事了。”这让陈先生又傻眼了。“好好的老树,就算不是珍贵物种,从感情上我还是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保留这棵树。”

事实上,也有开发商和园林商“相中”了这两棵老树,正在跟陈先生商量,希望能将树买回去另种。但是陈先生从心里还是不太满意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新小区盖起来,还能把这棵树迁回来,让家人和村民能够继续与老树相依。

他说:“我并不想要钱。如果原址回迁不可以,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公园,能够专业地照顾它们。我免费送。”陈先生说,这么多年的感情,他还是想给树找个近点儿的家,让他可以经常再见到它们。

管理部门回应

动拆迁中不会砍伐存活树木

昨天下午,记者找到了祝桥镇绿化管理部门。“放心,动拆迁中,所有存活的树木,我们都不会砍伐。”工作人员首先给陈先生吃了颗“定心丸”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从目前陈先生提供的信息来看,这两棵老榉树树龄在80岁左右,具体还需要专业部门前往现场鉴定。

而根据《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》,树龄在八十年以上一百年以下的树木称为“古树后续资源”,为三级保护。《条例》规定,禁止移植一级保护的古树以及树龄在一百年以上的名木。如果是百年古树,按照规定必须设立围栏和铭牌,原地保护。不过,这两棵榉树树龄在80岁左右,按照规定,如果因城市重大基础设施建设,对这些“古树后续资源”可以实施移植,并在移植后由有专业资质的绿化单位养护。“无论如何,可以肯定的是,老树不会被砍伐。”工作人员表示。不过具体移植到何处,需要城建部门与动拆迁部门及所在乡镇共同协调。

就在记者打算离开时,绿化部门又告知了另一个消息:如果陈先生想捐赠,他“可以和绿化管理局下属的公园所联系,看有没有合适的公园能够接收这两棵老树。”

植物专家释疑

移植有难度,但存活率高

俗话说,“人挪活,树挪死。”老树移植是否会影响树木的健康?市风景园林学会高级工程师邬志星让陈先生不用太担心。“现在技术进步,只要老树底部的‘泥球’保护好,移植存活率还是很高的。”

邬志星告诉记者,榉树并非罕有树种,常见于园林绿化种植中,但通常胸径不大,80年左右的榉树目前在上海并不多见,因此市场价格较高,大都在2万-3万元左右,如果造型美观价格则更高。由于老榉树体积较大,移植难度确实存在,但并非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“难度是有的,但是只要专业到位,移植入新坑后不要让阳光暴晒树根,用脚手架对树木进行好必要的保护,并辅以营养液的补充,完全可以健康存活。”

邬志星表示,整个过程可能需要耗费数千元,“但无论是和树的经济价值还是历史价值相比,都是值得的。”

全球花木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来源:全球花木网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为全球花木网独家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全球花木网www.huamu.cn,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榉树百科介绍